当前位置:宁波市华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宠物狗肉来源调查:饲养肉狗根本没利润 肉源基本为偷盗
狗肉来源调查:饲养肉狗根本没利润 肉源基本为偷盗
2022-06-04

近年来,该不该吃狗肉的讨论一度是热门话题,爱狗者与狗贩子、屠狗者之间的“战斗”也一直在持续。但喧嚣声中,人们一直争议、困惑的问题是,端上餐桌的狗肉来源究竟是什么?真的有专业肉狗养殖场吗?狗肉及狗肉制品安全究竟有没有保障?中国青年网记者就此赶赴江苏沛县、山东嘉祥等地进行了深入调查。

“养狗大县”难觅肉狗养殖场

江苏沛县是刘邦、樊哙故里,因为2014年声援广西玉林狗肉节,沛县狗肉名声大噪。而无论是玉林还是沛县的狗肉从业人员大都宣称端上餐桌的狗肉是“肉用犬”。

据媒体报道,自称江苏沛县“肉狗养殖协会会长”的樊宪涛将狗分成三类:吉娃娃等小型犬类属宠物犬;警犬、导盲犬等属工作犬;而农村养的土狗以及肉狗场饲养的狗属肉用犬。他同时公开表示自己的态度是,“保护宠物犬,不杀工作犬,只杀肉用犬。”

关于狗肉来源,樊宪涛有两种说法。在上海东方早报的一篇报道中,其声称沛县是一个“养狗大县”、狗肉产业化大县。目前沛县养狗存栏100万条左右,每年要宰杀60多万条,以保持生态平衡,不然会“狗满为患”;而在上海东方卫视的一档节目中,他又声称公司每年屠宰的犬只达10万条之多,但只有五分之一是自己养的肉狗,其余五分之四都来自设在“全国各地的收狗点”。

近期,中国青年网记者赶赴江苏沛县开展了相关调查。记者注意到,当地大大小小的狗肉馆林立。但记者走访过程中,多家狗肉馆老板均声称,“狗是从外地收来的”。这不免让人生疑,沛县“狗满为患”,缘何从外地收狗?

有网络资料显示,沛县曾在崔寨、张庄等乡镇也先后建起了肉狗养殖场,“使该县的肉狗养殖业推向了规模生产的轨道”。

不过,记者走访沛县上述乡镇包括沛龙公路两侧的杨屯镇、大屯镇等地的数十个村庄发现,除了有零星几家农户养品种狗卖狗苗,竟然没发现一家所谓的肉狗养殖场。村民普遍反映,“没听说有养肉狗的”。

那么宣称是樊哙后人、“中国狗王”、“存栏肉狗及名犬1000多条,年出栏10000多条”的樊宪涛究竟是否养肉狗呢?

樊宪涛旗下的“樊哙狗肉”网站资料显示,“沛县樊宪涛肉狗养殖基地自1997年被江苏省‘星火计划’立项以来……以南京农业大学为依托,高、中级科技人员为骨干引进中国藏獒、德国牧羊犬、日本狼青、苏联红等国内外良种犬作父本,当地良种犬为母本,科学组合,进行二、三元杂交,现已培育出‘苏北黑’、‘苏北黄’、‘苏北青’、‘苏北红’四个品系苏北黄的良种肉犬……经科学饲养4-6个月,体重可达25-40公斤。养一条商品犬,可获利100-150元;养一条良种成年母狗,年获利在2000元以上”。

记者辗转打听到,樊宪涛的肉狗养殖基地,是在沛县城北大屯镇八里屯村。

但中国青年网记者在八里屯村实地调查并没发现樊宪涛的肉狗养殖基地,多位村民告诉记者,樊宪涛以前确实养过狗,不过“主要是品种狗”,而几年前他的养殖基地已“拆迁成了公园”。

村民丁行虎是八里屯的资深养狗户,家中有十几条品种狗,“一直是养品种狗卖狗苗,养所谓的肉狗根本就不赚钱。”他告诉记者,“樊宪涛就是我们村的,以前也主要是养品种狗,搬迁后是不是还养狗就不知道了,听说他搬去了郝寨。”

记者随后赶赴郝寨调查,但多方探寻也未能找到樊宪涛的肉狗养殖场。记者查询到郝寨有一家“正大肉狗养殖基地”,但也是只闻其名,难觅踪影。多位郝寨村民表示,“没听说这里有肉狗养殖场”。

不久后,记者赶到了位于鹿林镇沙河农场附近樊宪涛的樊哙狗肉厂,但发现该厂大门紧闭。“现在是淡季。”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令人疑惑的是,当记者打听樊宪涛是否在此建有肉狗养殖基地时,多位村民告知,“附近根本就没有养肉狗的”。

在距离樊哙狗肉厂不远处,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有一家狗肉馆,狗肉馆的老板正在收拾刚屠宰过的狗。“这些狗基本上都是从外地收来的,现在是淡季,收狗的价格平均不到五块钱一斤,差不多一次可以收20只左右吧。”这位老板也告诉记者,“都是收的,没听说有养肉狗的。” 这位狗肉馆老板的话并非虚言。记者走访沛县多位资深“活鲜狗肉”加工户,同样均被告知,原料狗是“从外地收的”,“当地没有养肉狗的,根本不赚钱”。

2014年12月26日,在记者致电樊宪涛的沛县樊哙狗肉制品有限公司核实时,接电的工作人员明确告诉记者,“我们早已不养狗了。”

不过樊宪涛在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的说法和这位工作人员有较大出入:“现在还养肉狗,养的比较少了,主要在沛县的周边农村,让农民养,以公司加农户的方式。”但详细情况他没有透露

而资深养狗户丁行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只狗长大一般40斤左右,需要喂养6到8个月,按最低喂养成本一天两元计算,需360元,加上狗苗钱、疫苗钱,怎么也得400多元,而毛狗价格一般六七元钱每斤,淡季只有四五元钱每斤,所以养所谓的肉狗不可能赚钱。

狗肉加工大户道破秘密来源:

问题是,既然没有养肉狗的,那么沛县狗肉馆里的狗肉究竟来自哪里

“张吉亮活鲜狗肉店”是沛县知名的狗肉店之一。其老板张进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他这里是沛县最大的活狗加工点,“夏天淡季一天宰杀一百多只,秋冬旺季一天三四百只”。据介绍,张家从张进的爷爷辈就开始煮狗肉,后来他的父亲张吉亮开了“张吉亮活鲜狗肉店”,叔叔张吉伟开了“张吉伟活鲜狗肉店”。

但他们狗肉店的原料狗并非来自肉狗养殖场,“都是收来的”。

“沛县没有养肉狗的,哪有肉狗这个品种?”张进摇摇头说。他同时透露,“大约十年前吧,我们这里说有肉狗品种‘苏北黑’‘苏北黄’呀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就是骗人买狗苗,现在都没有做的了。”

张进告诉记者,他宰杀的活狗主要来自河南滑县、商丘,山西忻州,再就是安徽及山东黄河沿岸。“进的最多的是河南商丘那边的狗,那边价格相对便宜,再一个那里小狗、中狗比较多,所以我主要进那里的,其余的地方也进点。大狗价格贵,到东北那边去的比较多。”

按张进的说法,业内把狗按大小分成三类:20斤到40斤的属于大狗,10斤到20斤属于中狗,10斤一下属于小狗。

“这些活狗大部分是贩子偷的,也有一部分是贩子收的,小贩子卖给大贩子,我们只从大贩子手里收狗。”张进告诉记者。

尽管明知自己的货源主要是偷来的狗,不过张进并不太担心,“就算查到收购的狗是偷来的,只要账面上的价格别低于市场价问题就不大。比如一斤狗肉市场价收6块钱,你两块钱就收了,这批货肯定就有问题。所以不能收超低价的狗。”

“偷的狗有没有找上门来的?”记者问。

“偶尔也有,不过不管,除非公安找上门来,那就只能把供货人信息提交给警方。”张进表示。他告诉记者,他手中掌握多个货源,“如果发生天气原因或其他原因缺货,随时可以备不时之需”。

张进判断,沛县大大小小的狗肉店,一天约宰杀1500-2000头狗。但据他所知,这些狗的来源都不是养殖的,“没人养肉狗,根本就不可能赚钱。”

据张进透露,目前偷狗的一般采取3种办法,一种是用细铁丝弄成一个环套,一种是用肉拌上氰化物,再就是用弓弩毒镖射杀,“用弩打的话,有的用氰化物,有的是用麻醉药——医院快速全麻的那种。我们收的狗好多脖子上就还套着铁丝。”

当记者询问如果人吃了被毒杀的狗肉是否会中毒时,张进表示,“一般来说,药量不大,再说一个人顶多吃半盘狗肉,当时不会有什么感觉。”

网上有视频生动地记录下了偷狗贼的“专业”:有偷狗贼套狗快准狠,抓一只狗,居然不超过两秒。一秒套脖子,一秒拉扯上车;甚至当着狗主人的面,也敢下手,偷狗贼在狗身边急刹车,同伙打开车门,在电光火石间抛出铁圈,一套一拉,可怜的狗已进入车内。听到狗的惨叫声,主人转身追赶,见到的已是远去的车影。

可以佐证的是,记者查阅到的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4)沛刑初字第413号就显示,被告人明知吕某等人(均已判刑)“使用毒药、毒针药死的狗仍予以收购”,并加工成狗肉销售给他人食用,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目前沛县超市所销售的包装狗肉基本上都是用死狗肉做的。”张宝连也告诉记者。张宝连(音)是“张吉伟活鲜狗肉店”老板张吉伟的儿子,也帮着他父亲打理狗肉店。

张宝连自称曾经在一家主要加工死狗肉的企业做过一段时间。“用的都是死狗,有时候还用一些长毛变质的死狗。”他告诉记者,他曾亲自剥过死狗,变质发绿的狗肉味道非常难闻,剥一只两块钱。“活狗和死狗做出来的狗肉,从味道上都能分辨出来。”

“用变质狗肉这种事太不道德,如果被逮住的话,这些食品公司肯定就完蛋了。”张进不屑地表示。

就用死狗肉加工狗肉制品一说,记者向当事企业负责人求证时,对方明确否认,“没有这个情况,我们绝对不用死狗加工,食品安全法有要求,我们公司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并称,“谁举报我用死狗加工狗肉,可以去政府相关部门,否则就是诬陷、诽谤。

不过张进表示,他绝不是在故意抹黑,“冷冻狗肉走的是外地市场,和我们不冲突,我们都是走本地市场。”他同时例证,“今年沛县选十大名吃,狗肉这块,最后我们评上了,我们的规模尽管不大。”

爱吃狗肉的人们,请控制自己的欲望;从今天起,坚决不吃狗肉,为了无辜的它们更好地生存。

选择领养,选择买不到的爱!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